都怪金太可爱了

佛系沙雕写手_(:з」∠)_凹凸瑞金洁癖,锤基,杰佣。
欢迎k列!企鹅 2695909638 微博 瓷子永远喜欢金

【借火】我们都曾以为会陪伴彼此终生(1)

※cp瑞金

※伪父子设定大长篇

※虽然是酸甜口但前期纯甜日常

后篇§

  格瑞第一次抱起金是11岁。

  金发的小孩手脚都小小的,乖巧地任他抱着,蓝色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一眨一眨,一副天真可爱惹人怜爱的模样。

  “这就是董事长和夫人对外宣称要领养的孩子。”身后管家面无表情地看着格瑞陈述着,“他叫金,3岁。少爷需要让他记住少爷的名字,明天在镁光灯下牵着这个孩子走出福利院上车。”

  格瑞听后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纵然他再早慧,此时也无法理解父母收养这个孩子的真正用意。但他也没有多想。对于父亲的命令,执行就是了。

  “我叫格瑞。”格瑞把怀里的小孩子放下,蹲下来看着他报上姓名。

  小孩看着他愣了一会儿,半晌才用软糯的嗓音奶声奶气道:“我叫金。你、你好!”

  “叫我的名字。”格瑞伸手把小孩稍长的碎发理到耳后,耐心地看着他,“格——”

  “格——”小孩笨拙地开口,格瑞能看到他口中粉红的舌,暗暗庆幸金没有像他想象的那么笨:“瑞——”

  “瑞——”金乖巧地模仿着面前人的样子发音,不等格瑞发话又抢着开口,“格瑞!”

  “做得很好。”格瑞摸摸金柔软的头发——就像记忆中他的董事长爸爸对他做的那样。

  金听后冲他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不知是不是错觉,格瑞觉得这个小孩的眼睛亮晶晶的。

  “叫我什么?”在管家带走他之前格瑞再次在金面前蹲下,看着牛奶般雪白的肌肤,格瑞忽然很无厘头地觉得摸起来会很软。

  “格瑞!嗯——格瑞哥哥!”小孩脸上透出思考的神情,格瑞觉得这样稍稍有些严肃的神情,出现在他圆乎乎的小脸上看得人有些不舒服。

  “记好别忘了。”格瑞刚要起身,又想起什么似的蹲下,“明天我会去找你。”

  “那格瑞哥哥再见啦!也别忘了金哟!”金有些雀跃地回答。

  然后小孩就被管家带着一点强制意味地拉走,从格瑞房间消失前还不舍般地回头看了一眼。

    ······

  “董事长。”管家送金回福利院后敲响了书房门,微微欠着的身子是恰到好处的弧度。

  “他做的怎么样?”

  “很好,董事长——我是说,打破了我对少爷一贯冷漠生硬的认知,出乎我的意料。”

  “嗯。有没有问些什么?关于那个孩子的。”

  “没有,董事长。”

  像是有些许惊讶,窗边吞云吐雾的男人忽然顿了片刻,但又很快回神,冲门口的人摆了摆手。

  “知道了,下去吧。”

  这个年纪就能做到这个地步吗?难以置信的优秀和蛇一般的冷静理性,一起出现在一个这样年纪的小孩身上未免有些可怕。他甚至已经能想象出这个孩子以后坐在他这个位置上的样子:有着不容置疑的能力,绝佳的领导才能,不会为任何事物停留的冷漠性格,兴许还有一些对对手的高傲和残忍——远远超越他的存在。

  后继有人。他有些感情复杂地对自己说。

  ······

  第二天就真如管家说的那样,格瑞只需要带着金穿过福利院贴满画报的走廊,在媒体的长枪短炮下由人护送着坐上车。

  “要牵着吗?”金的手又小又软,以致于他将手搭上格瑞手的时候,格瑞觉得像是被什么小动物舔了一下手背。

  “嗯!”金又向格瑞露出他的小白牙,笑得傻乎乎,“要格瑞哥哥牵!”

  格瑞蹲下向金摊开手,看着那双粉白色的小手放上去,又握着那双小手走向闪光灯。

  ······

  “这就是金吧!金小朋友,你知道牵着你的大哥哥是谁吗?”

  听到这样的提问格瑞并不惊讶,这个记者多半是获得了了父亲的授意前来,问的事情也该是提前考虑好的。

  “是格瑞哥哥!格——瑞——哦!”

  然而他牵着的小孩明显不知道这些,稚嫩的声线很认真地回答着这个问题,把他的名字说得无比重要。

  “那你喜欢格瑞哥哥吗?”记者笑了笑,又问。

  金明显感到牵着他的手忽然握紧了,还微微颤了颤,不过又很快平稳下来,不轻不重地把他的手握在掌心。

  “喜欢啊,格瑞哥哥可好了!”金没把这点小变动放在心上,依旧对着黑洞洞的摄像头,摇头晃脑地陈述自己的想法。

  上车后金掰开格瑞的手,拿另一只没有被牵着的手蹭了蹭格瑞的掌心。

  “格瑞哥哥,你的手里全是汗啊。”

  格瑞听后轻轻叹了口气,虽然他知道就算金说不喜欢他,也会有人在明天新闻发布前剪掉这一段,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听见那声软软糯糯的“喜欢啊”的时候,他有些不可思议的轻松,如释重负一般。

  格瑞“嗯”一声算是回答,抽出纸巾仔细擦了擦金沾了他汗水的小手。金也学着他的样子,抽出纸巾擦了擦他的。

  “以后我就会和格瑞哥哥住在一起了吗?”小孩安静了一会儿又转头看向他,眼里有些小心翼翼。

  “是。”格瑞也看向金,他以为小孩会发出类似“太好了!”“哇真的吗?!”这样表达喜悦的声音,但出乎意料的是金听见他的肯定回答似乎有些失落。

  “怎么了?”看着旁边此刻有些蔫了的小孩,格瑞竟然觉得这个样子不适合出现在金的身上。

  “以后,就见不到银爵爷爷了······还有安迷修哥哥······”

  格瑞忽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猜测“银爵”应该是刚才把金交给他的福利院院长,“安迷修”大概是那个志愿者或是和金同样待在福利院的孩子。

  “······”但无论这两个人是谁,此刻他都不知道该怎样安慰金。

  “······假期可以让管家带你回来。”半晌,格瑞犹豫着开口,果然看见金又咧开嘴笑了起来。

  其实格瑞并不是很确定父亲会不会允许这件事,因为这恐怕对大人来说十分多余。但此刻除了这个以外,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身边这个小哭包。

  看来以后的假期自己都会必须得实现的承诺了。格瑞想。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都怪金太可爱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