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金太可爱了

佛系沙雕写手_(:з」∠)_凹凸瑞金洁癖,锤基,杰佣。
欢迎k列!企鹅 2695909638 微博 瓷子永远喜欢金

【螺丝视角】勿相忘【序】

♦瑞金以外全员友情向
♦现pa十年后设定,所以各位都会沉稳很多嘿!
  我有个朋友——或者说对手,在某一次下谈判桌后忽然跟我说,好久没吃醋了。
  然后我就看见前面的轿车缓缓停下,他沉默着走进街边小铺子,买了瓶江西老陈醋,就坐在街边,喝得泪流出来。
  我当时就被吓懵了,我认识他十年,从高中生跟他较劲到现在,真没见过他哭,一次也没有。
  那是如此露骨直白的落寞与悲伤,随着醋的酸味在空气中弥漫,汹涌得叫人心里发怵。
  刚才的谈判没输——即使他发了足足十分钟的愣,回神后也还是三言两语给公司争取到了最大利益。所以我真的想不出,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这个以“冷血”著称的天之骄子,脱下一身骄傲,拿着瓶醋在街边哭成这样。
  但他终是没辜负“冷血”的称谓。在交警要来给他闷骚的黑轿车贴违停罚单的前几十秒擦了眼泪,把剩下的醋连瓶扔进一边的垃圾桶,理理发型人模狗样地坐进驾驶座,冷着脸发动引擎,留我跟小交警在后面吃他的尾气。
  我翻了个白眼也坐回自己的车,边转钥匙边骂人。
  然而我“狗格瑞”的“狗”字才刚说出来,就看见有个黑发的女人在敲我的车窗,一脸嫌弃地拍了拍那上面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挑眉冲我笑道——
  “130斤?”
  “……”
  甘霖娘!星月腐女你个渣渣!
——
  就在我差点一脚把油门踩到底把她甩飞出去的时候, 她拉开门自己坐进了副驾驶,笑眯眯地冲我道:“载我一程呗大总裁?”
  “再阴阳怪气地就滚下去。”我没好气地回嘴,但还是踩下油门的同时打开了导航,“哪?”
  副驾驶上的人专心戳着手机,回答含含糊糊:“随便。”
  我一时有些恼,踩下刹车就停在路边,示意我耐心有限。
  “啧啧啧脾气蛮大嘛,我就说跟那个大冰块走太近准没好事。”
  我当然知道大冰块是谁,闻言有些好笑地侧头看向她——
  她还在戳手机,仿佛刚才说话人不是自己一样。在两根纤细的指骨间夹着的女士烟看得我微愣——
  那里曾经是夹糖果的。
  “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吗,嘉德罗斯?”在我视线离开她的前一秒,她抬起头,却越过我看向我身后的车窗,“苟富贵——”
  无数被遗忘的记忆纷至沓来,绘成一个毕业前夕,顶着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哽咽地说着下半句的金发少年模样。
  谁又开了瓶醋似的,我被冲得鼻酸,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又松开。
  “怎么啦?”凯莉冷笑一声,“别告诉我说,即使你现在跟格瑞鬼混,也还记得那个小矮子。”
  我盯着路况没说话——她对格瑞的敌意,我当年不懂,现在心知肚明。
  “呵,”她轻笑一声,下一句声音小了不少,“我倒是——还记得那个傻子……”
  她伸手设置导航,然后叼着烟看窗外,再没看其他地方一眼。
  只是在下车之前,她忽然用很认真的语气开口:“他是我这辈子遇见过最傻的人。”
  我微怔,回头她仍看着窗外,不知在说给谁听。
  送走凯莉后我没回公司,开车回了刚才谈判的酒店。我在电梯里按下写着某个阿拉伯数学的按钮,看着按钮周围一圈蓝色亮起,心中暗想——
  我知道谁能让格瑞哭成那样了。
TBC
——
  想问问各位神仙_(•̀ω•́ 」∠)_一次更新大概多少字合适呀?
 

评论 ( 2 )
热度 ( 9 )

© 都怪金太可爱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