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金太可爱了

佛系沙雕写手_(:з」∠)_凹凸瑞金洁癖,锤基,杰佣。
欢迎k列!企鹅 2695909638 微博 瓷子永远喜欢金

【螺丝视角abo】【番外】新生

  听着病房内婴儿嘹亮的啼哭,在门外等了几乎一夜的银发男人疲惫地笑了。

  产房的门被推开,他看见床上金发的年轻母亲已经睡着了,刚出世的小家伙被护士递到他怀里,皮肤粉粉的。

  “恭喜啊先生,是个大胖小子。”护士小姐善意地笑笑。

  “谢谢。”他难得温柔了一次,带着笑意的紫色眼眸在怀里尚看不出样貌的小家伙身上流连,不知是在向谁道谢。

  跟着医护人员进了病房,床上人微不可闻地叫了声他的名字。

  他凑上前,看到那双蓝色的眼睛缓缓睁开——

  “宝宝……”

  闻言他忙把怀里的小家伙往上抱了些,好让他妈妈看看他。

  金费力地伸出手,碰了碰婴儿软软的脸颊,眯着眼睛笑了。他很努力地在克制了,但大颗大颗的的泪珠还是落下来。

  格瑞忽然有些慌张,他想伸手给金擦擦,但单手抱孩子对他来说实在太过勉强。

  好在金很快就止住了哭泣。

  “格瑞,我是高兴哭的。”金擦擦眼泪,补伸手想抱抱孩子,“他就像星星一样。”

  “现在落进你怀里了。”格瑞小心地把孩子放进金怀里,看着金无比珍视的样子失笑。

——

  嘉德罗斯已经半岁了,包子脸上不同其他小孩整天撅着嘴撒娇,支楞着眉毛写满严肃。

  “嘉嘉来给妈妈抱抱!”金向小孩张开双臂,小家伙并未理睬,继续抱着毛绒大罗神通棍玩得不亦乐乎。

  金也不恼,叫格瑞把小家伙抱过来,格瑞闻言把嘉德罗斯放进金怀里。

  金蹭蹭怀里的小家伙,还亲了那亲软乎乎的脸颊。

   嘉德罗斯因金抱地有些紧微微挣扎,金怕伤着他不敢阻止,但又想抱着小家伙,手只好微微拢着怀里人。

  格瑞就站在金面前,微微俯身,看着两人发了愣。

  正是徬晚,余晖透过浅色的窗帘射进来,柔柔软软地撒了与它同色的两人一身,斑驳的光影晃得格瑞心悸。

  这时手机偏偏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金把嘉德罗斯递给格瑞,出去接电话。

  格瑞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家伙若有所思。

  嘉德罗斯的发色像极了金,发质却硬得跟他有得一拼。圆圆的包子脸和金小时候如出一辙,但看眼神格瑞就明白怕是和他一样早慧。

  格瑞抬眸望向阳台上的金,那人正置身于光芒中,与他同名的颜色细细描摹了他的轮廓,映在蓝色的眸子里,显得星光点点。

  格瑞的心忽然就软得一塌糊涂——他有座不大不小的房子,里面有他的爱人和他的孩子。他们在傍晚的余晖中,从彼此的眸中看见自己的模样。

  他从没觉得这么满足过。从被迫长大的第一秒起,他就背负了太多同龄人从未体会过的东西,这些都太过沉重,压得他几乎直不起身。

  于是他只好用尽全力往前走,选择性地忽略掉肩上的重量。他当然累,可他甚至不知道该在什么地方停下。

  但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就在刚才,或是更早,在蓝色的星海中。

——

  “我是你爸爸,这个金色头发的也是。”

  金不在家,格瑞翻出全家福,指着上面的金告诉还不会说话的嘉德罗斯。

  关于该让孩子称呼金什么真的很让他头疼。金有多抗拒omega这个身份他学生时代就领教过了,毕竟曾比同龄人小了一号的少年拿着体检报告,和对他说:“恭喜你哟,现在omega生子政府有很多政策呢!”的医生大打出手的事,当时在学校还是热度不低的。

  后来他在放学路上问起原因,回头只看见风把柔软的金发全糊在金脸上。金难得地沉默,他见金没有回答就回过头继续前行,好一会儿才听见金用极不确定的声音回答他。

  “我就是想到以后要生孩子,还要被被叫妈,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少年的声音从呼呼的风声里穿进他耳中,音量小了不少,但并不妨碍他听清之后再颇为芥蒂地记到今天。

  孩子已经有了,金应该蛮喜欢这个孩子的。但他能不能接受被叫妈妈,格瑞觉得是个未知数。

  于是格瑞此刻正对嘉德罗斯说:“你有两个爸爸,我是其中一个,叫格瑞,还有一个金发的蓝眼睛的,叫……”

  “金”字还没说出来格瑞就打住了,因为他看见金提着一小摞文件走进来,听见他的话愣了愣。

  金换了鞋,把文件放在桌上走了过来。他蹲下来与嘉德罗斯平视,眸中满是温柔。

  “我叫金,是你妈妈哟。”

  “这个人是你爸爸,他叫格瑞。”

  ……

  他固然讨厌omega的身份,但这不意味着他不会为家人接受“妈妈”这个称呼。

  比起自己个人喜好,他早就把给嘉德罗斯一个完整温馨的家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6 )
  1. 瓷子不码字又在吃粮都怪金太可爱了 转载了此文字
    _(:з」∠)_

© 都怪金太可爱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