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金太可爱了

佛系沙雕写手_(:з」∠)_凹凸瑞金洁癖,锤基,杰佣。
欢迎k列!企鹅 2695909638 微博 瓷子永远喜欢金

【螺丝视角abo】我怕是充话费送的(中)

主瑞金,本章含凯柠避雷。备注:流焱和凝晶是安哥家的双胞胎!

后篇

首章
  今天会发生点什么。

  我看着系着粉色围裙笑得贼兮兮,探个头进来想把我从房间里哄出去的傻妈妈金,这样想道。

  “嘉嘉,来厨房一下好不好?”

  “······“我瞟了眼手机,确认我爸没在家后从床上翻下来,”哦。”

    我懒洋洋地踏进厨房,看见料理台上一推鸡蛋面粉牛奶之类的东西,有些疑惑地投给身后星星眼的人一个“你要干嘛”的眼神。

  “妈妈想吃蛋糕,嘉嘉我们一起做好不好?”

  “出门买一个回来不就好了,麻烦死了。”我转身欲走,却被扯着围巾拉回去。

  “诶?可是我今天不想出门啊······”

  “让我爸下班带回来不也行嘛。”我头都没回,掏出手机想给我爸发消息叫他下班带个蛋糕回来。

  “诶别!我昨天才答应过格瑞这周不吃蛋糕了的!”我妈他有些慌张地夺过手机,蓝色大眼睛冲我一眨一眨。

  哦是 ,他上周末一直在喊牙疼。

  “啧。”我转过身,看见我妈愣愣地看着我有些头疼,“发什么愣,还不搜攻略。”

  见我变相同意了一起做蛋糕,他忙x度了蛋糕的做法,讨好似的冲我笑得傻乎乎。

  ······

  然后就是让我好笑又无奈的做蛋糕之旅。

  一直到打发蛋清结束——虽然也不是很顺利但也有惊无险,我都差点相信真的能和我的智障妈妈一起做一个能吃的蛋糕。然而下一步混合牛奶面粉与蛋黄,让我再一次明白了我妈的智商水平。

  “哇真的要把它们打破吗,要是里面有小鸡怎么办?”傻妈妈金拿着两个鸡蛋有些颤巍巍地看向我,“嘉嘉还是你来好不好?”

  “不要,自己打。刚才就是我打的。”我瞅了眼垃圾桶里的几个鸡蛋壳,并不打算施救。

  “嘉嘉——帮帮妈妈嘛~”一双魔爪从后面揽住我的肩膀轻轻晃了两下,我刚想接过鸡蛋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咽了咽口水低头看向那双魔爪——不出我所料,上面沾满了面粉、没拧紧所以漏了的橄榄油、搅拌时太用力溢出来的蛋清······或许还有其他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正以一个十分扭曲的样子扒拉在我衣领上。

  哦,没事。一件T恤而已洗洗就好。

  我正这样安慰自己,却很糟心地发现——这好像是圣空衣橱九周年限量发售的纪念T恤。

  我的笑容渐渐消失在脸上,身后揽着我的人似乎发现了我的低气压,松开爪子去想去拿纸巾,却一脚踩到刚才被他随意丢弃的橄榄油空瓶,正以光速投入大理石地板的怀抱。

  考虑到我妈摔了还得我来扶,我转身尝试接住这个智障,却在尴尬地低估了我的重力势能的同时高估了我妈的小脑发达程度。

  是的,我130斤的重量都弥补不了我妈的手脚不协调,我们两个以十分弱智的姿势摔在了厨房滑溜溜的地板上。而且由于我亲吻地板前尝试抓住什么东西保持平衡,一堆为做蛋糕准备的锅碗瓢盆全打翻了,牛奶鸡蛋面粉油全都欢乐地蹦跶出来。整个厨房都弥漫着进了贼的气息。

  耳边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我看着傻妈妈愈发苍白的脸色叹了口气,起身打算在我爸进厨房之前溜走。这时一只手扒拉上我衣角——很明显我妈他发现了我的意图,抱着拖一个下水的心态阻碍了我的逃生计划。

  “我回来了。”我听见我爸皮鞋落在客厅的哒哒声,接着厨房门被拉开了,“金?嘉德罗斯?”

  ······

  于是那天晚上我在看见我妈被扛起扔进浴室后,被要求清理厨房,我爸原话是:“嘉德罗斯,现在,把你和你妈今天下午的弱智'杰作'解决——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它变回你们对它下手前的样子。然后,八点钟前上床睡觉。”

  我冲走进浴室的芦荟翻了个他看不见的白眼,打电话给我的两个虐狗跟班,让他们来执行前半部分——清理厨房的任务。

  “好的老大我跟祖玛这就出发!”

  ······

  十分钟后,我看着雷德祖玛忙进忙出地处理烂摊,嘿嘿笑着掏出手机给我爸发了条信息:

  你尽管搞,雷德祖玛听不到算我输。
——
  几乎是天一亮,我就被我爸从被窝里拉出来了。

  我强忍着骂人的冲动,有些不耐烦地问:“干嘛啊?”

  “你今天去凯莉家待一天。”见我醒了他也没磨叽,一记直球攻击把我打得一脸懵逼。

  “啥?”

  “你妈,今天,发情期。”芦荟转身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然后忽视我吃了苍蝇屎一般的表情转身离开,“我给你十分钟。十分钟后,无论是听见什么看见什么,我一概不负责。明白了吗?”

  明白了死变态。

  于是本大爷人生中第一次挂着围巾拖着鞋带,一手整理发型一手拿纸着擦脸出门飞奔,走前还检查了一遍门是否关好。

  然而我一·点·也·不·想·去魔女凯莉阿姨家,可就在我掏出手机准备叫雷德祖玛来接我的时候,一只手搭上我的肩头——

  “嘉德罗斯。”

  哦是肯定语气。

  “你爸爸发消息过来说了,跟我来吧。”像是想起什么,我面前蓝发的女人稍稍蹲下对我笑笑,“我叫安莉洁。嗯······就是凯莉跟你说过的小柠檬。”

  我“哦”一声后跟上,在心里吐槽凯莉魔女怎么也和我爸一样喜欢这种傻乎乎的类型。 

  进门后就看见魔女凯莉整个人都窝在沙发里,一副“就算地震也不要叫醒我”的模样。

  环顾四周多次都没没有发现那个让人头疼的家伙,我对着空气问了一句:“那家伙呢?”

  “烦人,卖了。”沙发上的魔女翻个身坐起来,从端着果盘的安莉洁手中拿过牙签,叉起一块苹果吃起来,“小鬼,你爸真放心把你送过来?”

  “丢丢和凝晶流焱出去玩了。”针对某个魔女的不负责发言,安莉洁笑着跟我解释,把手里的果盘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

  没得到我的回答魔女也不脑,攀上安莉洁肩头,笑吟吟地冲我挑挑眉:“他就不怕,我把他当年追你妈干过的傻事跟你当故事讲?”

  于是我荡起大罗神通棍,听凯莉魔女讲那过去的故事。(雾)

  “哦?该不会······你爸会吃你跟你妈的醋吧?”看我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她一脸兴趣盎然的样子,继而又想到什么笑弯了腰。

  我忽然有点明白她为什么被称为“魔女”了,真是可怕的第六感。

  “你妈怕是他的命了吧······”她收敛了笑窝回沙发里喃喃道,视线却并不在我身上,“他喜欢你妈很多年了,仔细想想,我的记忆中没有哪一分哪一秒他是不喜欢你妈的。”

  “高中的时候他喜欢你妈都快喜欢到变态了,你妈还成天嚷嚷着:‘格瑞,我们是好朋友嘛!’不得不说他对自己还真是自信啊,坚信你妈永远不会离开他。”

  “所以啊,那个时候他时候即使听到什么谁谁谁看上你妈了,也淡定的一批。连我都差点要以为他内心真的和脸上一样稳如老狗。高二那年你妈谈了个男朋友,嗯······眼神跟你有点像。那个男朋友对你妈各种纵容花式宠,终于让他有了点危机感——啧啧,跟断了大麻似的。你跟我说他会选个好日子自我了断我都信。”

  “后来你妈生日,他在KTV醉成傻子——好吧不是傻子,贼精了整个人黏你妈身上。后来你妈和那个男朋友把他扛回他家,那个男朋友后脚刚踏出去,他就把你妈给睡了。”

  “第二天他和那个男朋友打了一架,平手。然而当两个人都一身伤地从巷子里走出来,你妈是看着他染了血的脸掉眼泪的。”

  “后来就没什么好讲的啦——那个男朋友主动退出,你爸妈大学同居毕业结婚,刚工作就有了你这个小鬼。说起来那个小男朋友也怪可怜的啊,看得出来他真喜欢你妈,交往几个月了手都没牵过哈哈······”

  沙发上的人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竟睡了过去,还魇足似的地蹭了蹭安莉洁帮她整理碎发的手。

  安莉洁朝我抱歉地笑笑,手指放在唇边示意我噤声,起身去厨房准备午饭。

  “因为我眼神与那个人相像吗?”我回忆着那女人的话,忽然有些自己都不愿承认的难过。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8 )
  1. 瓷子不码字又在吃粮都怪金太可爱了 转载了此文字
    _(:з」∠)_

© 都怪金太可爱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