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金太可爱了

佛系沙雕写手_(:з」∠)_凹凸瑞金洁癖,锤基,杰佣。
欢迎k列!企鹅 2695909638 微博 瓷子永远喜欢金

【螺丝视角abo】我怕是充话费送的(上)

后篇

  主瑞金,本章微凯柠避雷。
  大家好我叫嘉德罗斯,今年九岁,就读于凹凸小学三年二班。

  今天我想跟大家讲讲关于我身世的严肃问题。

  我家由我爸,我妈和我组成,本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但上次我爸把我送去隔壁凯莉阿姨家里玩,我在凯莉阿姨的点拨下,意识到了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我可能不是我爸妈亲生的!

  我妈妈叫金,是个有些傻里傻气的omega。你可能觉得一个九岁的小孩子这样称呼自己的妈妈不太对,但我想说的是——这一点毛病都没有,我妈他是真傻!

  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我跟别的小朋友打架——鉴于我爸自小对我的“培养”,自幼儿园就没有人打的过我了——那群渣渣老师们在抓不到我之后总会说:“嘉德罗斯小朋友,你再欺负同学,老师就在你妈妈来接你的时候告诉你妈妈哦。”

  这个时候我就会在心里嗤笑一声,别的小朋友或许怕妈妈不给糖吃不给玩具玩,但是我那个骨骼清奇的妈妈,总是会半夜把我叫起来:“嘉德罗斯,去跟爸爸说你饿了好不好?”

  这个时候我就会翻着白眼去踢开隔壁卧室门,走进去吼一声:“爸,我妈饿了!”然后若无其事地回自己房间,在我妈星星眼地注视下爬上床继续睡觉。

  接下来的事情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我那个面瘫爸爸来把傻妈妈抱回去,然后进厨房做夜宵。

  我一直想告诉我妈他让我说饿了的举动又傻气又非常多余——因为面对真的是我饿了的情况,我爸会一包压缩饼干糊在我脸上。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其实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例如上次我生日爸妈同事啊朋友啊还有我两个跟班留下的一堆礼物,我在我妈“哇罗斯你快看是xxxxx,妈妈帮你组装好不好?!”的声音中,迎着我爸“说不试试?”的眼神意识到了这些礼物的真正主人。

  还例如凯莉阿姨来我家,说她家那个什么小柠檬出差回来带了一堆零食吃不完,给我送来些。然而我还没开始疑惑带给我的零食怎么这么合我妈的口味,就看见那一大袋零食就被我爸接过又递给我妈:“金,嘉德罗斯再吃就连电梯都坐不上了,你保管吧。”我在我妈惊喜(对零食)又担忧(对我)的眼神中想:mmp。

  还有上次假期,我爸在饭桌上边给我妈夹菜边说:“明天去游乐场。”然后在我妈激动地投怀送抱之后,看着在旁边默默喝汤的我对我妈说:“不是因为你,是嘉德罗斯想去。”

  当时我汤就喷出来了——我说的明明是电玩城啊!游乐场?!我去什么傻逼玩意儿??!!

  以及我在当天晚上整理背包的时候再一次看透了我爸——一个背包大半背包零食,全是我妈爱吃的,就连我塞在角落里的一把大罗棒棒糖都被扔了出来,放上了我妈喜欢的登格鲁奶糖。“格瑞你真好!mua——”我看着我妈在我爸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我爸说:“是嘉德罗斯说要吃。”说完耳朵很可疑地红了起来。——我就知道!又是我要吃!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喜欢积木玩具半夜想吃夜宵盼望去游乐场热爱登格鲁系列零食的智障儿童嘉九岁吗???!!!这明明是我的傻妈妈金好不好?!

  睡前我妈在我额头吻了一下:“晚安,小宝贝你爸爸很爱你呢。”

  在他走后很快我爸进来了,“你妈刚才亲的哪里?”我翻个白眼指指额头,不出所料他亲了同一个地方。

  “呵,父爱。”

  我在戏精爸爸走后这样说。

——
 第二天的游乐园行程,我很有眼色地在出门前表示:“不不不我不想去游乐园我要留在家打游戏。”而我的傻妈妈金竟然不乐意了,抱起当时还没有130kg的我,捏着我的包子脸说:“嘉嘉乖,爸爸可是特意推掉工作带你出去玩的。等回家妈妈陪你打游戏好不好?” 

  我稍稍抬头,对上了那双水亮水亮的蓝色大眼睛,在心里默默吐槽谁才是宝宝后,很没骨气地被抱上了车。 

  去游乐园的路上,我爸的眼神不住地往这边瞟,还带着一点并非来自空调的寒意。

  “妈——”我在第3次接收到我爸冷飕飕的注视后,颤巍巍地向身旁半搂着我的人开口。 

  “怎么了?”话是对我说的没错,可是说话人专注于手中的游戏,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我。 

  “妈我热,你松开我去前面坐。”我在我爸的眼神示意下推推揽着我的那只手,可手的主人一点把它收回去的意思都没有,越过我继续在屏幕上龙飞凤舞。

   “嘉嘉热了,格瑞你把空调调低点。”我妈勉强抬了抬眼皮分了我爸一个眼神,继续揽着打游戏。或许是没看见我爸那张黑得过分的脸,他觉得搂着我打游戏没有丝毫不妥。 

  我咽了咽口水,回头果然看见我爸那简直是要把我生吞活剥的眼神。 

  然而这是我的错吗?!你看明明是我这个傻妈妈自己不放开的啊!!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收起你芦荟的怨恨好好开车行吗?!我们要是在这翻车了你怕是就看不到你家的智障宝宝——沉迷游戏·对自己孩子撒娇·金了!

  最后在某个休息站,傻妈妈金随着车缓缓停下,终于结束了人机合一的状态,舔舔嘴唇抬头看向前排:“格瑞我渴啦。”

  我爸看着那只手终于缓缓从我肩上滑下去,如释重负般地松了口气。继而又很闷骚很戏精地冷着脸说:“自己下去买。”

  然后我那个傻妈妈打开车门,毫不留恋地下了车,迅速跑向便利店。期间我那个戏精爸爸又用那芦荟式的怨念眼神盯着我妈远去的背影,仿佛要盯出个窟窿来。我看着他手里快被捏炸的饮料瓶,识趣而自觉地爬到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

  ……

  “给嘉嘉的大罗菠萝汁!”听到开门声后我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一个饮料瓶怼到了脸上。我看着瓶子里色泽纯正的菠萝汁,再一次感受到了芦荟的怨念。

  “妈,你给我爸吧,我不想喝这个。”

  “诶?嘉嘉不喜欢么,那喝牛奶怎么样?”于是一瓶牛奶被直接扔进了我怀里,那瓶菠萝汁被塞给了驾驶座的戏精芦荟。

  ……

  沃德天我真的不想再回忆了!那种时刻害怕亲爹把我扔下车去的同时还害怕着亲妈下来抱我于是亲爹又气得打我一顿的感觉!

  想带老婆出去玩带我这个电灯泡徒增尴尬做什么?!我就想安静地打打游戏啊爸爸!你讨好我妈别带上我啊!我才九岁啊九岁放过我!一家人之间能不能多点真诚!少点套路??!!

  以及那天到了游乐场以后,我爸趁我妈去洗手间,把我扔进了蹦蹦床,几个小时后才被我妈拉着极不情愿地把我带走。

  “嘉嘉原来这么喜欢蹦蹦床的吗,下次我们还来玩好不好?”离开前我天真单纯的傻妈妈金这样问。

  “呵呵。”我保持着微笑,努力不让心里那句mmp从嘴里说出来。

  ——

  耐心是一切聪明才智的基础。

  我强忍着把面前叽叽喳喳的小孩子扔出去的冲动,不停地告诉自己:嘉德罗斯你可以的,这只是上天对王者的考验。只是短短几个小时而已,忍过这几个小时你就能躺在沙发上喝着大罗菠萝汁把xx游戏的新作打通关!

  小孩发现了我的不耐烦,歪着脑袋凑到我面前,大眼睛眨巴眨巴:“罗师哥哥你开心吗,丢丢陪你玩好不好?”

  我看着那双蓝色大眼睛,不由地想起了让我耳膜接受摧残的罪魁祸首——是的又是我的傻妈妈金。

  今早隔壁凯莉魔女抱着她家凯丢丢敲墙了门,说自家omega发情了柠檬味信息素满天飘,怕吓到我们她只好稍稍处理一下。于是让我妈——叫他老公照顾下凯丢丢。

  我正感慨就连凯莉魔女都知道我妈不靠谱了,就听见我妈被萌得拔高了一个八度的声线:“哇——好可爱啊!格瑞你说为什么嘉嘉不是女孩子!”

  看样子他是不打算把孩子交给我爸了——又或者他一看见小孩就被萌得大脑当机忽略了凯莉的后半句:“······让那位,就是你老公啦,帮着照顾下啊。告诉他有酬劳的······”

  “格瑞!你抱一下丢丢我去下洗手间。”

  我妈刚把洗手间门关上,我爸就把手里的小孩扔给了我。

  “嘉德罗斯,现在是7点14分,你的任务是管住这个小孩,让她至少不要在晚饭结束前出现在你妈视线里,明白?”看出我写在脸上的不情愿,他又补了一句,“任务完成,我就让你妈把xx游戏的新作送给你。”

  然后让那个小孩沾满点心屑的手扯着我的围巾,把我赶进了我房间。

······

  “诶?丢丢上哪了?嘉嘉也不见了······”房间内我贴着门板听见我的傻妈妈问。

  “嘉德罗斯说喜欢凯丢丢,两个小孩出去玩了。”

  ······

  我靠你二大爷的我喜欢你个头啊!你以为我是你啊对自己幼驯染心怀不轨十几年还闷骚到极致地等着人家先告白!

  还没等我踢开门出去拯救我傻妈妈的智商,一只小肥手又扒拉上我的围巾。

  “喂你干嘛啊?!”我没好气地回头,不用照镜子也有自信自己此刻的表情足已吓哭一幼儿园的小屁孩,例如正在上大班的凯丢丢。

  出乎意料的是她似乎和门外正在被自家alpha套路的金毛傻得有一拼,整个人粘到我身上摇头晃脑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哇大哥哥?我叫丢丢,我妈妈可可爱了!”

  我把人从我身上撕下来,“嘉德罗斯。”我妈也很可······傻的可爱。

  “哇好长的名字诶哥哥我叫你罗师好不好?”见我没有阻拦,她手脚并用爬到我身旁的小板凳上试图弥补身高的差距,“哥哥你在上哪个幼儿园啊?好玩吗?我在凹凸幼儿园,可好玩了!我跟你讲我们老师可有趣了,他昨天跟我们说······”

  吵。

  我只有这一个想法。

  我本来以为我妈已经很吵了,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还有比我妈更聒噪的,并且还非常幸运的让我给遇上了。此刻我只觉得自己为一盘游戏牺牲耳膜的行为十分愚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几乎有一整天时间来把肠子赤橙黄绿青蓝紫全悔一遍。

  ······

  结束了无比漫长的一天,在凯丢丢傻笑着跟我说:“拜拜罗师哥哥!”的时候,家里的座机响了起来。

  我扫了一眼号码应该是我的跟班雷德,不紧不慢地接起来。

  “喂,是老大吗?我是雷德。”

  “嗯。”我在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去找我爸要来那盘游戏。

  “老大,就是我跟祖玛给你买了xx游戏的新作,上次来你家我们放你枕头下面了。但是一直没见你提起,所以祖玛叫我打过来问问······”

  “哪个房间?”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打断雷德问道。

  “啊?二楼第一个啊,就是箭头被罩很童真很可爱那个——”

 我挂了电话,在几秒后明白了那天晚上隔壁房间传来的:“格瑞你太好了!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这部新作?!”惊叫声产生的原因,“mmp”三个字母在脑海里以各种字号哦各种颜色弹幕一样的循环往复,同时内心一万头佩利奔腾而过。

  呵,父爱。呵,母爱。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86 )
  1. 瓷子不码字又在吃粮都怪金太可爱了 转载了此文字
    转到小号_(:з」∠)_

© 都怪金太可爱了 | Powered by LOFTER